當前地位:新聞資訊 > 媒體報道
调结构 转方式 加快电力转型发展
發布日期: 2015-04-07 文字作者: 時家林 圖片作者: 點擊數: 27138

2002年我國電力體制改革以來,電力市場逐渐建立,改革紅利和企業活力得到激發。2002年到2014年12年間,我國電力裝機容量和發電量從3.6億千瓦和1.65萬億千瓦時漲到13.6億千瓦和5.5萬億千瓦時,高峰期年投産達到1.1億千瓦,年均增長11.5%,電煤耗费量也從約4.8億噸標煤添加到12.5億噸;電源發展的同時,電網規模持續快速擴大,特高壓得到發展,輸送能力、可靠性及跨區輸電能力大幅进步。電力從限電拉路爲常態到實現供需平衡,有力保障了我國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。

10多年来,电力的快速粗放式发展也带来了一定的成绩。一方面是净化成绩,我国的电力结构中煤电不断占70%左右,总量大,净化严重。目前我国的环境容量曾经饱和,雾霾成绩影响极大,而巨量的煤电排放是导致雾霾的重要缘由。虽然近些年,煤电排放标准大幅提升,也采取了各种环保措施减排,但难以从根本上处理成绩。另一方面是长期以来我国电力发展采取就地平衡的方式,电源点规划小而散,效率低,对地  方生态环境影响较大。据统计,目前长三角地区沿长江平均30公里一个电厂,从南京到镇江平均10公里一个电厂,这种方式曾经不能顺该当前和今后的发展需求。

盡管我國裝機總量已經很大,但人均年耗電量約4000千瓦時,僅相當于歐洲和日本的一半,美國的四分之一,還有較大的提升空間。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發展進入新常態,今後一段時期電力需求仍將保持一定增長,按年均增長5%保守估計,到2025年我國裝機還將添加約10億千瓦,按照當前的電力結構,屆時每年還將添加電煤耗费約9億噸,這對環境問題將是雪上加霜,不可承受。

當前,電力改革進入新階段,國家發布了進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的9號文件,如果說前一輪改革是解決了供需矛盾,那麽這一輪的改革則是從頂層設計入手,健全完善電力市場體系,以进步電力系統整體效率。新一輪改革將給電力發展帶來新的機遇,同時,調整電力結構、轉變發展方式也是改革發展過程中的重點。

一、調結構,大力推動清潔能源發展

我國的傳統化石能源以煤爲主,2014年煤電、油電和氣電分別占總發電量的73.1%、0.9%和2.8%,而美國2010年的數據是45.5%、1.2%、22.9%;日本是26.8%、8.8%、27.4%;世界平均程度是40.5%、5.1%和21.5%,我國的煤電比重明顯過大,而油氣的比重偏低,這種結構是根據我國的資源條件自然构成的。我國煤炭資源相對豐富,而石油和自然氣的儲采比僅相當于世界平均程度的21.4%和49.5%,對外依存度極高,已經達到了59.5%和32.2%,而且趨勢還將繼續擴大。這些現實情況,使得我國的電力結構調整,難以像部分發達國家一樣大規模發展油電、氣電來替代煤電,煤電在較長一段時間內仍將是我國電力的主力,必須持續推進煤電清潔化,同時大力推動非化石清潔能源發展。

當前能夠构成規模的清潔能源,次要有水電、風電、光伏和核電等。近年來,我國的水電、風電和光伏發電得到了快速發展,規模已經世界領先,但水、風、光等受地理資源條件限制,開發規模有限,又因其電力品質特性和經濟性等缘由,難以成爲能源主力。而核電作爲清潔、高效和成熟的能源方式,不断是世界能源重要組成部分,核電在美國、日本及世界平均程度的比重分別占到了19.9%、26.9%和13.5%,與氣電比例相當。核電的特點是布置靈活、容量大、運行穩定,相反容量的核電年發電量約是水電的2倍、風電的4倍、光伏的6倍,經濟性也具有明顯優勢。同時,近年來,核電技術得到了進一步發展,我國引進的AP1000及自主創新的CAP1400等三代核電技術,安全性得到了數量級的进步,再加上核燃料供應、後處理等上下遊産業鏈,都得到快速發展和完善,核電在我國具備了大規模發展的基礎。但與其他清潔能源相比,我國的核電發展相對較慢,2014年底,核電裝機2030萬千瓦,發電比重僅占全國的2.29%,與世界平均程度及發達國家相比差距甚遠。

爲了應對全球氣候變暖,降低碳排放,世界能源格局正在變革,減少化石能源、大力發展清潔能源已經成爲主流。爲了適應新的發展,更爲了應對我國日益嚴重的環境汙染,在煤炭清潔利用的同時必須快速降低煤電比例,加快發展以核電爲主的清潔能源,借鑒美、法、俄等核電強國集中10~15年時間快速規模發展核電的經驗,加快核電發展,力爭到2025年裝機添加到2.5億千瓦,達到世界平均程度並持續进步。

按照這個調整速度和規模,到2025年,化石能源的發電量比重由當前的76%下降到60%,清潔能源發電添加到40%,其中核電發電比重由2.29%增長到約15%。但由于總量添加,煤電仍將新增裝機將近3億千瓦,電煤年耗费還將添加約4.5億噸標煤,形勢仍然非常嚴峻。面對這種形勢,需求我們長遠謀劃,更需求當前下定決心,增強調結構的力度。

二、轉方式,大力推動電力的集約化高效發展

調整電力結構的同時,發展方式也必須進行轉變。首先,根據我國能源需求總量龐大、資源和需求逆向分布的特點,集約式開發大型電力基地,利用高壓“高速公路”開展區域間能源輸送,轉變長期以來依賴輸煤,電力就地平衡的發展模式。其次,在區域內開展集約式發展,解決電源分布小而散及惹起的各種矛盾。

我國煤、水、風、光資源相對集中,適宜在資源富集區建設大型電力基地。而對于核電,在公衆接受度高,條件成熟的區域,集中建設大型核電基地,可以排除幹擾,迅速實施,也是核電發展的必然趨勢和現實需求。近年來,特高壓電網的發展,使建設大型煤電、大型水電、大型核電和大型可再生能源發電的電力基地成爲可能,集約式開發可以充分發揮規模效應,降低成本,也便于統籌全國環境資源,實行集中管理以減少汙染。通過特高壓電網在全國範圍優化配置,促使電力在承擔傳統的被動保障電力供應的角色外,主動參與資源配置、承擔能源轉移的責任,對保障電力供應,優化能源輸送,进步配置效率,保護生態環境具有重要意義。

此外,转方式也要推进区域内电力集约化发展。在传统的发展方式下,受技术条件和行政区划等影响,我国电源点自然构成了小而散的特点。以山东省为例,2014年底山东省装机容量接近8000万千瓦,其中山东电网统调电厂共67座、机组221台,装机总容量5607.9万千瓦,平均每个电源点3.7台机组,容  量不足90万千瓦,且其中90%共197台是30万千瓦及以下的机组,其他非统调机组容量更小、更为分散。估计到2025年山东省用电负荷高峰约1.5亿千瓦,按照规划外电入鲁3000万~4000万千瓦,本地需添加装机约4000万千瓦,按照现有发展方式,仍需布置数十个电源点,总计将达到近百个,这种点多面广的景象形成电力发展与地方争水、争地、争其他资源的景象突出,发展不可持续。如果按照集约式的发展方式,山东省建成8~10个千万千瓦级的电力基地就可以满足要求。从全国看,到2013年,全国火电机组有7223台,单机平均容量仅为11.7万千瓦,小而散景象是普遍突出的成绩,更需求进行集约式发展的转变。必须转换传统思绪,打破就地平衡、行政区划等的影响,整合资源,加快小机组的淘汰,在合适区域集中建成千万级各种方式的电力基地,促进电力与地方和谐发展和电力的可持续发展。

通過調結構、轉方式,將促進我國電力結構由高碳轉向綠色低碳,電力開發由粗放轉向集約高效,電力配置由就地平衡轉向大範圍優化配置,實現量到質的轉變,解決日益突出生態環保問題,保障我國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。

(轉自《中國電力報》,作者系國家核電技術公司黨組成員、副總經理)

      <kbd id='fsfs564'></kbd><address id='fsfs564'><style id='fsfs564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fsfs564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fsfs564'></kbd><address id='fsfs564'><style id='fsfs564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fsfs564'></button>